欢迎访问柬中文化网

王学茂先生的红色文化情怀

     2019-08-02

王学茂先生是当代中国知名企业家、慈善家,他是四川最早从事家具业且最终成为引领四川家具行业的领军人物,他也是四川最早将党建引入到民营企业并取得成果的第一人。三十多年来,成都八益股份有限公司在他带领下,一路披荆斩棘,闯出了一条属于中国民营企业的新型发展之路。《中国报道》人物访谈栏目、《柬中文化》网近期走进知名企业家王学茂,感受王学茂先生的红色情怀,以及他的经营之道、管理之道。以下是采访先生的实录,以飨读者。

《中国报道》人物访谈栏目:您跟我父亲是一代人,这代人应该是中国对毛主席感情最深的一代人。您能不能跟我说下你们这代人为什么对毛主席感情深?

王学茂:我是1953年生人,在我不到3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带着我们六姐妹要渡过3年自然灾害。3年的自然灾害中,我的一个哥哥、一个弟弟还有一个妹妹在那个年代没有过去。我母亲带着我们渡过了那个困难的时代,那时家里比较穷,经济困难。整个国家都困难也不只是哪一家的问题了。我小学毕业后,进入初中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基本上就没有读书了,回家参加劳动,帮助家里面做一些家务事。我记得那时候,我在外面做小工当过搬运工,反正那个时候也不怕苦,什么苦都能吃。那个时候我记忆最深的是,每天都是用毛主席语录作为对毛主席、对革命的一种感情,用毛主席的语录在唱歌,总得来说,我们这一代人对毛主席的感情是很深的。

社会的环境铸造了一代人的心灵,我在成都军区文工团做过几年的道具,一边当兵一边做道具,在部队里面受到红色基因的影响很大。那个年代大家在部队里也是唱红歌、歌颂共产党、歌颂毛主席,也是歌颂那个年代。我们受到的红色教育就非常的深。

再后来到了办企业的时候,就已经改革开放。

我办企业比较早,79年我就开始办个体企业,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像我们是在成都市的郊区,就现在的川藏路边上。那时候我们有一个村,一个村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是一个小工厂,因为每家每户都有几台缝纫机,大家就围绕荷花池所需要的小商品做服务,专门成立了个体税务所。当时我自己办了一个木器加工厂。我每个月要交800元钱的税,而我们顺江村那个村的个体户,都是家庭个体户,他们上了5台缝纫机就叫大户,五台缝纫机以下就叫小户,每个月14号15号两天交税的时候,这个大户要求是交30元,那么小户交20元,但是每月交税的时候,这个大户就要在税务所闹翻天。税务所长就觉得很奇怪,让税务专管员来找我,就说王学茂他也是个体户,为什么他每个月要交800元钱,他都没有闹,而这些人多缴10元钱都要闹。当时税管员从他的角度希望他的工作好做,希望我少缴一点,别跟其他的家庭差距拉的太大,他可能容易平衡这种关系。其实他是一个好人,但是从我的角度,我就感觉到这好像跟自己的价值观和信仰有偏差,从小母亲的教育和家庭的影响,就知道做人要诚实,要讲诚信,对社会要有一定的服务,不是只是为了个人的利益。所以他想让我少缴税,结果对我来讲,心里面就觉得接受不了。所以有个晚上,我就在想中国整个社会,那时候我们知道有钱的人可能就是香港的李嘉诚。但是李嘉诚有钱,他只能是做他的企业。

作为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应该是没有李嘉诚的钱多,但是他能够有个好的思维,有一个好的指导思想,就可以让全中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时我就想个体户算了,我也不愿意做了,当时大家对个体户也不理解。我就想,只要做,就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我不求自己能够赚多少钱,发多少财,关键这一生对社会要有价值,对人生要有价值,对人民有益。所以我第二天早晨起来,就把工厂关掉了。到了84年85年,我就干了八益家具厂。刚在做八益家具厂的时候,就已经改革开放已经进入了初级阶段了,很多开发市场都已经拉开了。

《中国报道》人物访谈栏目:从做八益家具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几十年,可以说您和您的八益家具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走过了每一个风雨历程。这么多年来,您和八益人是怎样在每一个风尖浪口与时代同行?

王学茂:从办企业的第一天起,我就确定了企业的发展精神和宗旨,确定以“服务社会、实业兴国”为企业的宗旨。“和谐诚信,求实大为”作为企业的一种精神。那个时候,自己有这种基础,有这种思想,也缘于对毛主席语录、对毛主席的著作有自己的理解,以及家庭关系所确定了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那个时候我们在城里面,办起个体工商以后,很多人觉得我的这种价值观,跟社会上很多人公司、个体工商户的价值观不一样,大家都希望自己尽快致富。我原来形容我们以前农村的人,要是农村的淳朴,淳朴在哪里,我说,他们的淳朴就是想法简单,要求直接就是他们的淳朴。不管你叫我做什么,只要今天的钱比昨天的多,今天叫他掏阴沟都不嫌脏,我觉得这是农村的淳朴。那么你要想把你自己的一种世界观,一种价值观,一种管理理念,放到企业里面去,要形成一种指导思想非常的不容易。我深知自己的文化太低,很多时候还停留在一种感性的认识上,没有能够上升到理性的认识上去。所以,我在这么多年基本上都是在一边学习一边干,用毛主席的话说就是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

当然,这么多年我在思想上有一些矛盾。这些年,大家都是一个目标,就是追求利益。我就想如何做好一个企业,我在摸索之中,为八益家具确定了一定要能够实现三个负责。对国家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员工负责,这三个负责。对国家负责,应该诚信、合理的利用国家有限的资源去创造,为国家去缴纳应该缴纳的税收,这是对国家负责接。第二个对社会负责任,就是我做的产品的质量和价值应该相等。在对社会为消费者服务的同时,解决更多的社会的就业,这是对社会的一种负责。第三个对员工要负责,就是我不是什么老板,我也不是资本家,我只是一个企业的一个带头人,我希望能够把全体员工的意志或其需求,把我们的一种指导思想贯穿到员工的行动中去,他们来实现这三个愿望,能够对“三富”负责,对社会负责,对员工负责,然后实现三负的目标。那么让员工生活富裕,精神富有,再为社会创造更有价值的财富。但是这种想法很难让大家理解,我常感到非常的困惑,也有时候感到没有办法,自己也上升不到理论。因为自己心里是有这么一种一种理念或者有潜在的意识。但是,不能直接,有条理的把这种理性的认识表达出来。

所以,我常常心里有很多矛盾,再加上大家也没有这种愿望,就觉得心理堵塞非常厉害。有一段时间,我自己找了什么学佛教的师傅,学道教的师傅,学《易经》的师傅去学习。我认为这些人他们可能给我们普通的凡人不一样,因为他们都是脱了世俗的,应该说他们都已经走到世俗之外了,他们的思想应该更淳朴一些,更超脱一些,但是很多时候和他们一交往我感到又失落了。后来,我又再回到毛主席的著作里面,再把主席的著作一篇一篇的学,学习了心里就感到豁然开朗。 那个时候,我在川大里面找了哲学系的、政治系的,还有经济系的三个教授,我想带他们一起,我出钱,带三个教授用半年的时间把中国走一圈。以前毛主席在湖南做农民运动的考察,能够就提出来中国各阶级的分析。我说,现在我们不谈阶级了,我们能不能够通过我们的调查走访,了解我们对中国改革开放过后的现状,我能不能对中国的各个阶层做个分析。那么这样有利于我们今后企业的发展,也有利于我们去实践,按照邓小平讲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应该是怎么走。

同时,就想毛主席当年能够通过调查研究,找出问题的依据,通过调查研究,能够了解中国的国情,然后去指导中国的革命。那么我们通过调查研究,我们可以找到对我们思想价值观的理论依据,有利于我们今后企业的发展,让他走得更正。

《中国报道》人物访谈栏目:您是在毛主席的著作里面找到了企业发展的灵魂所在,也是在用心践行毛泽东思想的人。这些年在用毛泽东思想管理企业时,最大的感悟是什么?

王学茂:邓小平同志讲,改革开放需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三个有利于”,提出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只是提了一个大的框架,提出我们摸着石头过河,要我们去实践。我就想通过边实践,边从理论上,边从社会调查上去丰富我的企业管理理论。

毛主席当年搞中国革命去农村做调查,才有农村包围城市的思想。所以我就从那个时候开始,唯一心中老师就是毛主席了,毛主席的著作,毛主席的思想,毛主席对中国革命的付出,他的智慧,他的胆略,他的那种辩证思想,他不是军事家的军事家,他也没有去留过学,但是他能够把中国的国情搞清楚,他能够通过中国的国情,去把握历史,把过去和现在结合起来,来看到一个国家的未来,去抓住问题的核心和矛盾的变化,去通过矛盾的转换去实现中国革命的每一个转折。我觉得毛主席就是非常的伟大,他的思想不管他的军事思想、政治思想和这个哲学思想以及他对诗词、文学、人生价值、价值观的思考等,我从心里面就非常的崇拜毛主席。

我不象很多人的崇拜是盲目的一种崇拜,我是通过需要去解决问题,是在实践中遇到了很多困难,是需要把我的这种价值观,朦胧的价值观把它理顺,和毛主席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我从1997年就到毛主席故乡去,每年都去,一去就跟韶山结下了感情,跟毛主席家里的亲人关系都非常好,有一年韶山冰冻灾害的时候,我们还去捐款。我们还在韶山毛主席当年建得特别支部一起做党建活动。每年除了自己去,我还带着我的团队,公司员工去,到主席的老家去。让企业员工到那里去感受主席的光辉,去感受毛主席当时在他的家乡是怎样搞农民运动的,同时去接受红色文化的熏陶,接受一种文,一种熏陶。

《中国报道》人物访谈栏目:您是如何与红色收藏结缘?是否和您的红色情怀相关?

王学茂:我也比较喜欢收藏。原来的收藏一开始,可能什么样都在收藏,后来,我就很集中的去收藏一些红色文化的,革命时期、革命战争时期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解放战争时期的以及解放过后、新中国建设时期的、抗美援朝的,包括到改革开放,在中国的每一个革命时期,以及每一个革命的伟人。我想通过这些能够让我们更多的人,通过红色文化这种革命的精神,接受一种心灵的洗涤。所以,在我的倡导下,集中了四川很多的收藏爱好者,就成了了四川红色收藏协会。主席的家里人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主席的两个女儿李敏、李讷,王景清毛主席的女婿,那个毛远新,以前邵华在的时候,包括毛主席身边的警卫生活管理员吴连登,他们对毛主席的认识,也经常给我们交流。四川省红色收藏协会是在全国第一个成立以省级成立的红色文化收藏协会,协会一成立起来,当时主席家里面的所有的亲人都来参加,都来支持我们。所以这个红色文化协会一成立起来就受到了我们这里省文联和社会各界的支持,在我们企业那么也大家也受到我这种影响,也开始也支持这个红色文化收藏协会。所以红色文化收藏协会再加上象吴永红、雷显富等都无私的都参与了进来,大家都得非常善于去做公益事业,这些年我们协会也做了很多公益事业,真正把红色信仰带到群众中去。

责任编辑:吴永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