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柬中文化网

马啸天先生谈黄永玉

     2019-06-04

马啸天自诩“澄怀堂主”,痴迷绘画,迷恋书法,精通摄影,偶做辞稿。在众多老画家眼中,他是一位多才多艺的艺术家,画作涉及人物、山水、花鸟等多领域的题材,近年来,马啸天传统的绘画技艺越来越多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传统经典是马啸天艺术创作的根基,其绘画最早得益于故宫博物院的大量藏品。他认真研习古人传世之作,以借古开今的气度,拓展自己的艺术天地。他向传统学习,主要是练就中国笔墨语言的老辣遒劲、落笔大气的艺术感觉;而在确立自己绘画风格的过程中,他坚持具体的描绘和严谨的造境方式,避免浮泛的、概念的形象进入作品之中,从而悉心刻画出了种种如写生所得、又显然经过艺术化处理的景观。马啸天精于执掌笔力和线条的运转,笔下所展现的人物画作适度逍遥,其作品的构图与立意及其清丽、典雅,足令观者心旷神怡。他追求“虚怀若谷,澄怀观道”的人生态度,而这种人生态度又为其画作增添了书卷审美的情感;他作品的画面总体和谐,清新舒适,书卷气十足,既能集大成者之长又能相得益彰。

马啸天将个人的生活情感与写意画的趣味结合起来,使画面富有疏朗与稠密、细节精致与整体营造相辅相成,艺术语言内涵丰富,艺术色彩浓郁。欣赏他的作品,不难感到中国古代优秀画家陈老莲、任伯年以及近现代画家张大千、齐白石、黄苗子、黄永玉、吴悦石等前辈对他的积极影响。而这些影响又证明了他融通古今的能力。他既不流俗于时代风靡,也不盲目于追风逐潮,他始终在努力传承着今天几乎绝迹的“书卷风格”。

自从艺以来,马啸天尚师古人,知古人之精华,以防复辙;知古人的心历,以明我见;知古人的笔墨,以创我法;知古人的情怀,以积我养。贴近自然,融进生活,受到了诸多艺术家的肯定。著名书法家王遐举曾题字赞誉青年时期的马啸天:“华国文章多尔雅,过江人物总风流。”著名画家吴悦石早于1988年就与马啸天合作过《高士图》并补题画云:“啸天仁弟画有奇气,深得画中三味矣!”黄苗子曾在马啸天19岁的获奖作品上题字鼓励,2005年黄苗子又在94岁高龄时为其题写了 “大般若”的匾额并撰文评议:“智度论云,般若者秦言智慧,一切诸智慧中最为第一,无上、无比、无等更无胜者”和“文采风华”的赞美尺牍!黄永玉也曾在1997年为马啸天创作《奔马图》并题以“提起此马来头大”的期许。中国书协鉴定评估委员魏新志评议说:“马啸天擅长国画,工笔为本,仕女为精,喜青绿,亦泼墨,既可大气蓬勃,也能悠闲散淡,既有白石风韵,又有大千风骨,身无俗气,心无燥气,画无匠气……”

近些年,马啸天一直致力于复兴中华传统文化,主张“以诗魂、书骨、画能滋养书卷之气”的美学原则,推崇“新古典”创作风格,以点笔滴墨,寄艺事所托,放浪形骸,派遣心中情愫,作品充满鲜明的个人风貌。(原载于《北京商报》)

责任编辑:孙亚军